E-News subscription
Product Enquiry
0
世界會變成甚麼樣
Mike Redwood | 16 September 2020

整個世界似乎已經從「在家軟禁」變成了「煉獄」,完全逃離2019冠狀病毒的機會很渺茫。但願疫苗很快會面世,不過如今的狀況越來越讓人覺得疫苗只能解決部分的問題,如果有政客在疫苗試驗過程中走捷徑以讓疫苗更快面世,還會帶來令人擔憂的惡果。即使有國家能夠最有效地應對疫情並認為自己可以很快復工,也因為這個互聯的世界而陷入停滯狀態,其他地方的問題影響到他們有效運作的能力。

全球出現各種各樣和不斷變化的狀況,我們似乎要學會與新冠病毒共存,並適應這個世界緩慢地恢復到跟從前永遠不一樣的狀態。假如我們可以定義「正常」這一詞,「新的正常」形容的狀況必然不會跟2019年的世界一樣,這段時間發生太多事情了。

很多國家的政客還未接受這樣的狀況,主要是因為他們是適合20世紀的人,但完全不適合21世紀。他們似乎希望所有員工恢復工作、通勤、購物、飲食和享受款待,仿佛發生的只是小事情,並透過擁擠不堪、污染水平與2019年12月匹配的公共交通和公路來衡量成功。

 


 

 

但世界已繼續前進,很多公司都告知其辦公室的員工「無限期」在家工作,或開設更多本地分支或樞紐以避免龐大的人流往來。有指國際航空可能需要三年時間才能夠恢復,飛機停擺,員工也因而被裁掉。教學如今已轉變為混合模式,在疫情爆發前,這種模式對很多員工而言都是稀奇的專業術語。

 

預期發展從需時三年加快到三至五個月

我們目前看到的其中一些變化只不過是大趨勢加速發展,相關趨勢在過去數年持續在通訊、供應鏈、工業4.0、工作性質、交通、能源和教育這些範籌內發展。在目前的疫情下,不少範疇的預期發展從需時三年加快到三至五個月。

但有關在家工作的觀點搖擺不定,需要花時間尋找平衡。在家工作廣受贊揚的好處包括避免通勤、更靈活和受到較少干擾,但與此同時,在家工作令居住在狹窄的空間、擁有甚少或缺乏私人空間的員工受到影響,並導致交流缺失,而這些交流可以建立社會資本、帶來發現創意的機緣和有利於社群的心理健康。這些微弱的聯繫、會議前後的五分鐘社交對話和會議之間的十分鐘路程具備的價值變得清晰:社群對年輕員工的重要性在於建立人脈和時常接受指導。

 

 

或許將來在辦公大樓上班的習慣會被在家工作兩至三天等模式取代,面積較小的寬敞辦公室也不只出現在市區,還有城郊和區域中心。盼望能夠減少在過度擁擠的開放式辦公室和持續在無固定辦公桌工作的日子,並且有人可以更妥善地管理視訊會議的安排,在現在的視訊會議中,團隊裡一半的人圍繞着會議桌並同時保持着社交距離,屏幕上看不清楚每個人的臉,也聽不見他們的聲音,另一半的人則在線上參與會議,只顯示肩膀以上的部分。從正面角度而言,在家工作明顯有助減少主要城市內的污染和懸浮微粒,如今已清楚可見,即使稍微減少相關活動也對健康帶來巨大的影響,多騎腳踏車和走路,每個人都能夠獲益。

在皮革行業內,只有一些會大量採購產品的品牌設有大型的辦公設施,大部分公司只有小規模的行政團隊支援工廠的運作,我們的生活全是關於技術和製造工藝。每家企業都需要考慮如何在工廠內實踐社交距離,這對皮革廠來說一般不是大問題,因為只有在牛皮去肉機、片皮机和繃平機等機械的範圍,員工才需要站在一起。肉類包裝員和一些皮革產品製造員處於人群密集的環境,而從事這些工作的通常都是廉價勞工,他們住在狹窄的房屋並結伴上下班。如今的狀況很有可能會導致減產,但同時又帶來自動化方面的投資和額外的空間。僱主和員工似乎不大可能會同意恢復到原來惡劣的環境。就像Clement Tönnes,公司在德國居特斯洛的屠宰場有1300宗新冠病毒確診病例,疫情席捲工廠,公司不會希望廠內的工作環境再次受到關注,除了投資在空間和自動化,但願相等的資源也會投放在員工的福利。

 

 

將新冠病毒相關的考量因素納入檢驗項目

從世界各地採購產品的企業同樣會開始將新冠病毒相關的考量因素納入檢驗項目,員工過度密集不再只是與火警和逃生路線相關的問題,也與將來感染病毒有關。

另一方面的改變將關於接待賓客。如今多國實施不同的外遊限制,而且有時候會突然採取隔離規定,導致難以外遊,很多公司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讓員工乘坐飛機到外地長時間出差。所以我們需要思考如何透過虛擬的皮革廠導覽讓現有和潛在客戶可以視察皮革廠的運作,並感受皮革的觸感和聞皮革的氣味,還有如何舉辦有效的會議,讓客戶能夠在會議上完成規模可觀的交易。我們可能一直善於舉辦線上研討會和Zoom會議,但如今我們需要考慮到簽約的問題。

雖然皮革廠的供應商如化學品公司的營業額會蒙受極大的損失,但隨着銷售人員暫停持續到世界各地接洽業務,大幅減少出差開支某程度上將彌補相關的損失。有人懷疑多少事情會重新開始,請放心,這次會不一樣的。為何不嘗試在三個會議裡,只親自出席其中一個?

展會也將有所改變,自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後,企業似乎不大可能會讓員工出差的次數恢復到以往的水平。不久之前,曾經有一段時間只有少數員工出席展會,這改變了討論的性質和目標。「全員出動」的策略並不總是對皮革廠有幫助,成本和款待化學品供應商的費用會相應增加,我們是否清楚小規模團隊參展的利益是大於這些支出,而且應該讓我們更容易在大部分展位上實施社交距離。

實際上我們需要審視「工作的未來」整個主題,「百歲人生」已經成為主流議題,並對教育、工作和退休的三階段概念提出質疑。如今的大部分職業在50年前並不存在,改變的速度也加快了。能夠存足夠的錢然後在60至65歲退休的人只會變得非常少,工作到80歲將成為常態,其中當然需要接受中期職業生涯再培訓以獲得相關技能。在伴侶雙方都工作的家庭,兩人有必要休長假,從而透過家庭活動以互相支持,因此兼職性質會比較普遍。

科技正迅速改變我們的職業,這是早已顯而易見的事,但我們似乎身處在重大突破的邊緣,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機器人和無人駕駛汽車可以改變傳統就業崗位流失的規模和範圍。我們總是回到未來學家艾爾文.托夫勒的言論──「未來來得比你預期的快,而且不按順序地來」,但改變本身似乎就是必然會發生的事。

 

 

即使疫苗面世、檢測的質量更好而且速度更快,我們也要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回顧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這段經歷。疫情觸及每一個國家,而且似乎在很多地方已成為地區性疾病,難以被消滅。即使當疫情已遠離我們的生活,工作這件事也不會像從前一樣。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留言
0 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