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 subscription
Product Enquiry
0
我們敢冒著失去原皮的風險嗎?
Mike Redwood | 20 May 2019

如今我們經常聽到有關原皮被丟棄的消息,首先是聽到紐西蘭的原皮被丟棄,之後是拉丁美洲的原皮,然後是英國的綿羊皮,如今居然是美國所有地方的原皮。我最近看到的消息是來自一篇有關埃塞俄比亞的文章,當地皮革廠責備當局禁止出口部分加工皮革,這無疑暗示了次等原皮的需求下降。

回想起當初Bob Higham(你可能會記得他在APLF和ACLE成立很久之前擔任Leather International的編輯)和我花了一些時間去思考最底端的5至10%的原皮有什麼其他用途,並認為把這些原皮製造成皮革的成本太高,皮革的售價也抵不上成本。我們當時著眼於腸衣和明膠,也花了挺多時間和金錢去其他地方探索,但一直都沒有找到能帶來商機或非常吸引業界的方法。

一部分原因是皮革的需求一直大致符合供應量,另一部分大概是愚昧——為什麼皮革廠害怕採取戰略性的行銷手法,這也是為什麼Bob Higham和我的底端5%的概念不被接受。行業反而認為供應量不多容易導致達不到的需求,並干擾價格平衡,皮革廠就是在這個平衡中拼命保住非常少的利潤。但如今供求之間的平衡似乎被打破了,這正是很多促使Leather Naturally成立的行內人士所害怕的,他們預料了往後會出現很多影響著需求的問題。

如果停止銷售某些等級的原皮會發生什麼狀況?
自肉類行業實行工業化以應付持續增長的城市人口,大部分原皮都是以拍賣的方式從屠宰場落入皮革廠的手中。近年隨著以上狀況結束,皮革廠開始直接與屠宰場聯繫或通過原皮經銷商以獲取他們想要的某些種類和等級的原皮。我們目前一定要問一個問題,如果停止銷售某些等級的原皮,供應鏈會發生什麼狀況?

純粹以皮革廠為中心來看,皮革廠的數目會變得太多,這早已導致行業的某些部分出現問題,皮革廠的作用是甚麼?(1某程度上涵蓋了這些問題。宏觀一點來看,我們必須考慮長遠而言如何處理這些多餘的原皮。這些原皮目前位於堆填區,因為除了皮革業,原皮並沒有其他的出口,這是一直以來的必然現象。所以對某些工廠而言,填埋只不過是如今最便宜的選擇。但不應該認為如果皮革廠不購買這些原皮,就可以把填埋視為長期的解決方法。

原皮被屠宰場定義為不可食用的產品,這類產品包括血液、內臟(腸髒)、毛髮、骨頭、脂肪,還有原皮,雖然傳統上有些部位會直接用來喂飼豬只,但這類產品其實是不可以立即食用,並會輸入到寵物食物、化妝品、生物燃料、動物飼料和油脂化學品行業。原皮經常被形容為「從有機原料如天然油和動物脂肪中獲得的材料,並具備可持續和高效的特質,是很多石化產品的替代品」,並被應用於農業、化妝品、藥物和食物。

原皮基本上是膠原蛋白混合脂肪和一些其他的物料,可以嘗試把它用於製造腸衣和明膠,雖然看似浪費,但其實一直都有這樣的需求。儘管也會經常利用整塊豬皮,但目前慣常只使用未經加工和已浸灰的邊角料或多餘的二層皮來製造明膠。

由於從來沒有在不計算皮革用途的情況下測試以上方法,還有從原皮中提取其他化學物如透明質酸(在化妝品行業中是非常重要的元素,能用於補充皮膚水分)所帶來的經濟收益,所以目前沒有為被制革業丟棄的原皮建立供應鏈,而棄置在堆填區是首選的處理方法。

近年制革業一直表示被棄置的原皮數量龐大,所以如果皮革廠持續不能夠採用某些等級的原皮,新的供應鏈必定會出現,而且會有一套不同的經濟措施開始應用于原皮行業。至於這個供應鏈是由屠宰廠還是原皮經銷商發起,我們還得拭目以待,但把原皮丟棄的情況不會持續下去。

新的行業是否會與皮革爭奪品質較好的原皮?
如果一個新的行業成立了,並從皮革業中把某些原皮帶走以作其他用途,就會建立了新的經濟和技術網路,後果必然是無法預測的。可以保證新的行業比皮革業更可靠和穩定嗎?到時候會不會與皮革業爭奪品質較好的原皮?我們肯定不能假設開發了其他用途的原皮在等級和價格方面會跟我們的要求完全吻合。

毫無疑問,更好的做法肯定是由皮革業直接從屠宰場拿走所有的原皮,並自行想出解決方案。首先,最好是非常有創意的方法,並確保所有原皮最終都能製成成革。地球不能失去制革時所用的可持續資源,制革廠也必須承認自己在把大量次等原皮製造成外表像塑膠的商品時,對環境造成了很大的破壞。

如果有些原皮是不會用來製造皮革,皮革廠就應該計畫重新定義「加工原皮」這門事業。跳出把原皮浸濕然後烘乾的舊有加工方式,真的去尋找最佳的方法,在保護環境的同時讓行業能夠處理所有的原材料,但不一定要把材料製造成皮革。我們需要利用原皮來製造皮革,也應該致力避免讓處理原皮的新供應網路在不受我們的控制下建立起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留言
0 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