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 subscription
Product Enquiry
0
世界会变成甚么样
Mike Redwood | 16 September 2020

整个世界似乎已经从「在家软禁」变成了「炼狱」,完全逃离2019冠状病毒的机会很渺茫。但愿疫苗很快会面世,不过如今的状况越来越让人觉得疫苗只能解决部分的问题,如果有政客在疫苗试验过程中走捷径以让疫苗更快面世,还会带来令人担忧的恶果。即使有国家能够最有效地应对疫情并认为自己可以很快复工,也因为这个互联的世界而陷入停滞状态,其他地方的问题影响到他们有效运作的能力。

全球出现各种各样和不断变化的状况,我们似乎要学会与新冠病毒共存,并适应这个世界缓慢地恢复到跟从前永远不一样的状态。假如我们可以定义「正常」这一词,「新的正常」形容的状况必然不会跟2019年的世界一样,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情了。

很多国家的政客还未接受这样的状况,主要是因为他们是适合20世纪的人,但完全不适合21世纪。他们似乎希望所有员工恢复工作、通勤、购物、饮食和享受款待,仿佛发生的只是小事情,并透过拥挤不堪、污染水平与2019年12月匹配的公共交通和公路来衡量成功。

 


 

 

但世界已继续前进,很多公司都告知其办公室的员工「无限期」在家工作,或开设更多本地分支或枢纽以避免庞大的人流往来。有指国际航空可能需要三年时间才能够恢复,飞机停摆,员工也因而被裁掉。教学如今已转变为混合模式,在疫情爆发前,这种模式对很多员工而言都是稀奇的专业术语。

 

预期发展从需时三年加快到三至五个月

我们目前看到的其中一些变化只不过是大趋势加速发展,相关趋势在过去数年持续在通讯、供应链、工业4.0、工作性质、交通、能源和教育这些范筹内发展。在目前的疫情下,不少范畴的预期发展从需时三年加快到三至五个月。

但有关在家工作的观点摇摆不定,需要花时间寻找平衡。在家工作广受赞扬的好处包括避免通勤、更灵活和受到较少干扰,但与此同时,在家工作令居住在狭窄的空间、拥有甚少或缺乏私人空间的员工受到影响,并导致交流缺失,而这些交流可以建立社会资本、带来发现创意的机缘和有利于社群的心理健康。这些微弱的联系、会议前后的五分钟社交对话和会议之间的十分钟路程具备的价值变得清晰:社群对年轻员工的重要性在于建立人脉和时常接受指导。

 

 

或许将来在办公大楼上班的习惯会被在家工作两至三天等模式取代,面积较小的宽敞办公室也不只出现在市区,还有城郊和区域中心。盼望能够减少在过度拥挤的开放式办公室和持续在无固定办公桌工作的日子,并且有人可以更妥善地管理视讯会议的安排,在现在的视讯会议中,团队里一半的人围绕着会议桌并同时保持着社交距离,屏幕上看不清楚每个人的脸,也听不见他们的声音,另一半的人则在线上参与会议,只显示肩膀以上的部分。从正面角度而言,在家工作明显有助减少主要城市内的污染和悬浮微粒,如今已清楚可见,即使稍微减少相关活动也对健康带来巨大的影响,多骑脚踏车和走路,每个人都能够获益。

在皮革行业内,只有一些会大量采购产品的品牌设有大型的办公设施,大部分公司只有小规模的行政团队支援工厂的运作,我们的生活全是关于技术和制造工艺。每家企业都需要考虑如何在工厂内实践社交距离,这对皮革厂来说一般不是大问题,因为只有在牛皮去肉机、片皮机和绷平机等机械的范围,员工才需要站在一起。肉类包装员和一些皮革产品制造员处于人群密集的环境,而从事这些工作的通常都是廉价劳工,他们住在狭窄的房屋并结伴上下班。如今的状况很有可能会导致减产,但同时又带来自动化方面的投资和额外的空间。雇主和员工似乎不大可能会同意恢复到原来恶劣的环境。就像Clement Tönnes,公司在德国居特斯洛的屠宰场有1300宗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疫情席卷工厂,公司不会希望厂内的工作环境再次受到关注,除了投资在空间和自动化,但愿相等的资源也会投放在员工的福利。

 

 

将新冠病毒相关的考量因素纳入检验项目

从世界各地采购产品的企业同样会开始将新冠病毒相关的考量因素纳入检验项目,员工过度密集不再只是与火警和逃生路线相关的问题,也与将来感染病毒有关。

另一方面的改变将关于接待宾客。如今多国实施不同的外游限制,而且有时候会突然采取隔离规定,导致难以外游,很多公司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让员工乘坐飞机到外地长时间出差。所以我们需要思考如何透过虚拟的皮革厂导览让现有和潜在客户可以视察皮革厂的运作,并感受皮革的触感和闻皮革的气味,还有如何举办有效的会议,让客户能够在会议上完成规模可观的交易。我们可能一直善于举办线上研讨会和Zoom会议,但如今我们需要考虑到签约的问题。

虽然皮革厂的供应商如化学品公司的营业额会蒙受极大的损失,但随着销售人员暂停持续到世界各地接洽业务,大幅减少出差开支某程度上将弥补相关的损失。有人怀疑多少事情会重新开始,请放心,这次会不一样的。为何不尝试在三个会议里,只亲自出席其中一个?

展会也将有所改变,自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企业似乎不大可能会让员工出差的次数恢复到以往的水平。不久之前,曾经有一段时间只有少数员工出席展会,这改变了讨论的性质和目标。「全员出动」的策略并不总是对皮革厂有帮助,成本和款待化学品供应商的费用会相应增加,我们是否清楚小规模团队参展的利益是大于这些支出,而且应该让我们更容易在大部分展位上实施社交距离。

实际上我们需要审视「工作的未来」整个主题,「百岁人生」已经成为主流议题,并对教育、工作和退休的三阶段概念提出质疑。如今的大部分职业在50年前并不存在,改变的速度也加快了。能够存足够的钱然后在60至65岁退休的人只会变得非常少,工作到80岁将成为常态,其中当然需要接受中期职业生涯再培训以获得相关技能。在伴侣双方都工作的家庭,两人有必要休长假,从而透过家庭活动以互相支持,因此兼职性质会比较普遍。

科技正迅速改变我们的职业,这是早已显而易见的事,但我们似乎身处在重大突破的边缘,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机器人和无人驾驶汽车可以改变传统就业岗位流失的规模和范围。我们总是回到未来学家艾尔文.托夫勒的言论──「未来来得比你预期的快,而且不按顺序地来」,但改变本身似乎就是必然会发生的事。

 

 

即使疫苗面世、检测的质量更好而且速度更快,我们也要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回顾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这段经历。疫情触及每一个国家,而且似乎在很多地方已成为地区性疾病,难以被消灭。即使当疫情已远离我们的生活,工作这件事也不会像从前一样。

标签:
相关文章
留言
留言
0 个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