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 subscription
Product Enquiry
0
Riba Guixà:優秀的Entrefino羔羊皮製造商
| 18 March 2020


在2000年代初期,Riba Guixà為了製革活動購買了一家更現代化的新工廠。

 

Riba Guixà:優秀的Entrefino羔羊皮製造商

 

Riba Guixà是一家很獨特的皮革廠,在Entrefino羔羊皮鞣製和染色方面達到黃金標準,像這樣的皮革廠現在很罕見,而Entrefino羔羊是伊比利亞半島盛行的品種。這家加泰羅尼亞公司成立於1930年代,現在由創始家族的第四代成員管理,並保留了公司的初衷。Riba Guixà如今是LVMH的一部分,為集團的長期合作伙伴。

轉鼓房裡具有大教堂般的高天花,製革者守護神San Agustìn仁慈的肖像若隱若現,像是在轉鼓房內進行奉獻。當然,將原皮變成皮革不是聖靈的工作,而是一群工匠和女性的任務。在這次的深度遊覽中,公司的出口經理Lluis Balsells Cruaňas會帶領我們發現生產納帕革的秘密,這種皮革在奢侈皮具和服裝生產中是需求最大的物料之一。

歡迎光臨Riba Guixà

 

 


Riba Guixà皮革廠每年加工超過一百萬件羊皮,主要是Entrefino羔羊皮。

 

家族故事

 

我們的旅程從去年八月尾開始,正值上海的中國國際皮革展,然後前往巴黎的Première Vision Leather米蘭的Lineapelle,最後在巴塞隆拿降落。

我們的目的地是Montornès del Vallès,這個佈滿傘松的小鎮位於加泰羅尼亞首都的北部,距離Costa Brava的海邊渡假聖地並不遠。

我們抵達一座工業風的建築物,當中採用了大量玻璃和一個表示Riba Guixà的金屬標誌。自本世紀初,公司就在這裡展開製革活動,我們要回到1930年代以追溯這項家族業務的歷史。自成立了將近100年以來,公司發生了巨大變化,進行了不止一次的投資和搬遷。一切源於伊瓜拉達這個需要一小時車程的小村莊,並在現任總監Carlos Riba Antò的曾祖父的支持下成立。在開始公司的每日簡報前,身穿白色大衣的Carlos於清晨時分連同兩位兄弟──銷售總監Kiko和技術總監Joan一起歡迎我們,然後由他的姐夫/妹夫Lluis接手,顯然他們相互之間非常了解。

 


公司總監兼家族第四代傳人Carlos Riba Antò(中)與兩位兄弟。Kiko(左)銷售總監,Joan(右)是技術總監。

 

垂直整合以實踐可追溯的生產過程

 

在機械房裡,轉鼓正在全速運行,最大的轉鼓每次最多可以容納2,500件原皮,16至18個小時為一個循環。當我們問及在皮革生產中,化學和物理工序(這仍然是以人手為主的工序)之間有多少個步驟,我們的導遊贊嘆:「工序多得讓人難以置信!還可以追蹤來源。未加工的Entrefino羔羊皮在抵達皮革廠前已經過仔細的檢查,貿易公司Penades在離開屠宰場前進行首次的篩選,然後將原皮運送到AdobinveAdobinve專門為第三方提供藍濕皮。在這個階段,「他們已經可以檢測到顆粒、瑕疵或丟掉混進Entrefino羊皮中的美麗諾羔羊皮。」在這個垂直整合的生產循環中,公司已制定整個價值鏈以保障供應。2015年12月,家族企業RGMA向LVMH集團出售股份,RGMA擁有上述三家公司的股份,業務涉及購買原皮以至塗飾。我們與Carles Riba Antò在一次獨家專訪中討論到這種至關重要的良性關係。

 

 

          
在機械房裡,鉻鞣藍濕皮正等待複鞣,旁邊是剛從轉鼓裡取出的染色皮。最大的轉鼓最多可以容納2500件原皮,最小的只可以容納大約十二件,並會在大型生產展開前用作進行測試。

 

不容許出現失誤:原皮經過仔細分類

 

貨車每星期運送兩至三次新的藍濕皮作為皮革廠的儲備,當中分為第一至第六六個選項。這些原皮分批堆積在「caballete」上,即傳統的木製支架。首選的原皮是粒面精細的Entrefino皮革,主要用於奢侈皮具或服裝,每平方米的價格可高達150歐元;等級較低的皮革會如常出售或作為「染色皮胚」出售,染色皮胚與藍濕皮相等但比較乾,在某些情況下有助上色。客戶負責提出心儀的塗飾,例如可以決定着色和顆粒的多少。在工序結束前,一件原皮被分類約五次是很尋常的事,非常嚴格的篩選過程會考慮到尺寸、厚度和瑕疵這些因素,並會當作是成品去進行篩選。如何缺乏這個嚴格的篩選過程,皮革廠會冒着被客戶拒收產品的風險,但已經付出了成本和生產時間,這樣會對公司的盈虧造成影響。每一批皮革都附有追蹤文件,當中記錄了所有生產階段、產品目的地、客戶、顏色和生產編號。

 


原皮抵達後,團隊會進行分類,將原皮分為第一至第六個選項。每一批皮革都附有追蹤文件,當中記錄了所有生產階段、產品目的地、客戶、顏色和生產編號。

 

五顏六色

實驗室內,生產文件仔細排列在每周檔案中並附有相關樣品。當然,如今所有東西都數碼化,但沒有東西能夠代替敏銳的雙眼在燈箱裡觀察彩色塗飾,當中光的強度設定為與客戶的要求匹配。但主要的時尚品牌會設定色調,告知自己所有的供應商有名的「主宰」顏色以保持產品一致。

所以,「我們每天都會在早上8:30到9:15跟技術、生產和銷售團隊開會,從前一天的染色環節中,在六個選項的原皮裡各取一件並進行仔細檢查,從而作出必要的調整,因為如今我們面臨最大的問題是要管理每個顏色的少量產品。有時候會有客人訂購用於製造服裝的皮革,要求不少於18種顏色但訂購數量少,每種顏色只要24到26件,並需要在三周內完成。」別忘了每種顏色使用的轉鼓和塗飾機械必須完全乾淨。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公司使用小型的轉鼓和測試配方,特別是在發佈系列和舉行時裝秀期間。「我們放六到十二件原皮在裡面,其他的最多可以放80件。」

 

     
技術人員從目前的生產過程中取出原皮樣品以作出必要的顏色調整。主要的時尚品牌會向自己所有的供應商提供有名的「主宰」色調以保持產品一致。

 


在實驗室內對皮革樣品進行顏色測試。



每一天,經理和技術人員會開會檢查前一天鞣製的皮革。

 

由於該皮革廠生產很多苯胺塗飾的皮革,這意味着表面塗飾要極薄,顏色要非常接近客戶的要求。為了統一顏色和達到多數客戶的要求,原皮會經過轉動然後在组分裡浸泡數小時,組分來自跨國企業如Stahl並符合Reach規定,這項關鍵法例旨在管理化學品市場。然後,會讓原皮吸收油分以保持柔軟度和防水性。其他皮革,例如用於編織的皮革需要較多的塗飾以維持統一的顏色。於是,皮革廠不斷改動顏色和尋求解決方案。其中一個方法可能是把皮革染成淺一點的顏色,之後會比較容易染成深色,從而避免讓塗飾負擔超載,否則會不符合原來要求的顏色。另一個方法是生產稍微多一點的數量,為最終顏色不一致作好準備。

 

     
為了檢測粒面中難以用肉眼察覺的瑕疵,原皮浸泡在藍色的溶液Sortassist中,溶液由國際公司Stahl 生產。用於影響皮革柔軟度的油以恆溫儲存。

 

採取非常耗費精力的品質控制過程以排除異常

交貨周、客戶、項目、色號、塗飾、厚度和觀察...... 每一項操作都由條碼監測以實時追蹤製造過程,然後相關資料會儲存到內部定制的信息技術系統,員工也會人手填寫追蹤文件以參與追蹤過程。有關濕度、水珠、乾度的產品測試會在意大利或法國的實驗室進行,並由當地的相關人員監測。

這項耗時和成本高昂的過程需要公司很多的人力,但同時讓公司在頂尖奢侈品牌的眼裡,從國際競爭中突圍而出,這些品牌在產品和環境與社會標準方面的要求都較為嚴格。「有些客戶直接從我們這裡領取貨品,我們也偏好這樣的做法,因為如果發現問題,我們可以即時解決,這意味着不需要來來回回和運送物料,我們可以獲得寶貴的時間以趕上交貨期限。」為了解決環境問題,公司在現場建立了自己的廢水處理廠,並由加泰羅尼亞的官方部門定期檢查。這項投資取得成功,因為廢水處理廠能夠在市立廢水處理廠處理廢水前將廢水潔淨,而市立廢水處理廠是按照廢水的潔淨程度向公司徵稅。

 

     
有些客戶直接從工廠領取成革,意味着可以非常快速作出任何修正。這些原皮分批堆積在「caballete」上,即傳統的木製支架,從藍濕狀態到成革。

 

從納帕革到「納帕化」

 

真正純淨、沒有塗飾的產品變得稀有,因為這些皮革太脆弱,不適合日常使用。所以,為了滿足需求,皮革廠提供五種納帕塗飾,並採用各種厚度的Entrefino羔羊皮以迎合服裝、鞋履、皮具和手套製造的市場。

與浸漬羊皮相似,這種平滑而且非常精細的全粒面皮革特別柔軟,皮革經過紡前染色但多虧表面處理所以非常耐抗。最純淨、沒有任何瑕疵的納帕革是預留給苯胺塗飾,其底塗層就是着色的部分並呈透明,因為塗料在水中被大幅稀釋了。這種皮革比半苯胺或塗料皮革脆弱,擁有一層塗料或保護膜,有些客戶要求添加一點亮漆以固定顏色和確保皮革耐摩擦。

另一項任務是要分辨羔羊皮的兩種打磨狀況。在粒面上,磨砂納帕革需要無瑕的原皮,比絨面納帕革需要較高的質量,而絨面納帕革是肉面經過打磨。皮革廠的技術人員甚至會使用「納帕化」一詞,在他們的術語中意思是納帕革準備好可以兩面使用,這在沒有內襯的衣服和手袋上可見。

 

     
 

 

美容

 

經過染色和加脂的皮革一旦離開了浸泡盆就會在露天地方晾乾、固定在輸送帶上,從工廠的地面彎曲延伸至天花板,或根據預期的彩色塗飾,謹慎地把原皮放在經過消毒和加熱的托盤上,一件緊靠着一件,形成波浪形像一條毛毛蟲。然後,在成品車間內,負責人員一件一件地處理原皮,當中採用的方式與美容院相似,團隊加倍小心處理皮革。個人審美對於操作BarniniCartigliano的機器而言非常重要。修飾過程包括打開原皮的毛孔、打磨粒面、拉伸原皮讓它更柔軟、分開原皮讓它更薄、燙平原皮、添加亮漆以固定顏色、利用噴霧上色、塗抹油分讓皮革帶有光澤......

 


固定在輸送帶上,從工廠的地面彎曲延伸至天花板,有些原皮則在露天地方晾乾。

 


根據預期的彩色塗飾,謹慎地把原皮放在經過消毒和加熱的托盤上,一件緊靠着一件,形成波浪形像一條毛毛蟲。

 

Riba Guixà的皮革來日會增強頂尖奢侈品牌的產品系列。在未來數年,皮革廠將迎來其他與結構和財務有關的投資項目,從而擁抱行業的未來──「將經歷革命」Carlos Riba Antò提醒,公司準備好在行業的核心位置迎接環境、社會和道德挑戰(閱覽我們的獨家專訪)。

明天從今天開始。

 

公司的相關數字

量:每年100萬件原皮;西班牙最大的Entrefino 羔羊皮皮革廠
營業額的地理分佈:80%出口
營業額分佈(按產品用途分類):成衣50%、皮具50%
營業額:2400萬歐元
僱員人數:120名
合作客戶:LVMH、Hermès、Kering
價格政策:首選皮革每平方米介乎90150歐元;次選皮革每平方米介乎2565歐元,根據皮革的特徵而定

 

     
皮革廠聘用120名員工。男性和女性都可以擔當皮革工匠。Riba Guixà每年加工100萬件原皮,其中80%是出口。

 

由Juliette Sebille撰寫,擷取自雜誌Leather Fashion Design

照片© Corinne Jamet

标签:
相关文章
留言
留言
0 个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