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 subscription
Product Enquiry
0
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台灣)
Riba Guixà:优秀的Entrefino羔羊皮制造商
| 18 March 2020


在2000年代初期,Riba Guixà为了制革活动购买了一家更现代化的新工厂。

 

Riba Guixà:优秀的Entrefino羔羊皮制造商

 

Riba Guixà是一家很独特的皮革厂,在Entrefino羔羊皮鞣制和染色方面达到黄金标准,像这样的皮革厂现在很罕见,而Entrefino羔羊是伊比利亚半岛盛行的品种。这家加泰罗尼亚公司成立于1930年代,现在由创始家族的第四代成员管理,并保留了公司的初衷。Riba Guixà如今是LVMH的一部分,为集团的长期合作伙伴。

转鼓房里具有大教堂般的高天花,制革者守护神San Agustìn仁慈的肖像若隐若现,像是在转鼓房内进行奉献。当然,将原皮变成皮革不是圣灵的工作,而是一群工匠和女性的任务。在这次的深度游览中,公司的出口经理Lluis Balsells Cruaňas会带领我们发现生产纳帕革的秘密,这种皮革在奢侈皮具和服装生产中是需求最大的物料之一。

欢迎光临Riba Guixà

 

 


Riba Guixà皮革厂每年加工超过一百万件羊皮,主要是Entrefino羔羊皮。

 

家族故事

 

我们的旅程从去年八月尾开始,正值上海的中国国际皮革展,然后前往巴黎的Première Vision Leather米兰的Lineapelle,最后在巴塞隆拿降落。

我们的目的地是Montornès del Vallès,这个布满伞松的小镇位于加泰罗尼亚首都的北部,距离Costa Brava的海边渡假圣地并不远。

我们抵达一座工业风的建筑物,当中采用了大量玻璃和一个表示Riba Guixà的金属标志。自本世纪初,公司就在这里展开制革活动,我们要回到1930年代以追溯这项家族业务的历史。自成立了将近100年以来,公司发生了巨大变化,进行了不止一次的投资和搬迁。一切源于伊瓜拉达这个需要一小时车程的小村庄,并在现任总监Carlos Riba Antò的曾祖父的支持下成立。在开始公司的每日简报前,身穿白色大衣的Carlos于清晨时分连同两位兄弟──销售总监Kiko和技术总监Joan一起欢迎我们,然后由他的姐夫/妹夫Lluis接手,显然他们相互之间非常了解。

 


公司总监兼家族第四代传人Carlos Riba Antò(中)与两位兄弟。Kiko(左)销售总监,Joan(右)是技术总监。

 

垂直整合以实践可追溯的生产过程

 

在机械房里,转鼓正在全速运行,最大的转鼓每次最多可以容纳2,500件原皮,16至18个小时为一个循环。当我们问及在皮革生产中,化学和物理工序(这仍然是以人手为主的工序)之间有多少个步骤,我们的导游赞叹:「工序多得让人难以置信!还可以追踪来源。未加工的Entrefino羔羊皮在抵达皮革厂前已经过仔细的检查,贸易公司Penades在离开屠宰场前进行首次的筛选,然后将原皮运送到AdobinveAdobinve专门为第三方提供蓝湿皮。在这个阶段,「他们已经可以检测到颗粒、瑕疵或丢掉混进Entrefino羊皮中的美丽诺羔羊皮。」在这个垂直整合的生产循环中,公司已制定整个价值链以保障供应。2015年12月,家族企业RGMA向LVMH集团出售股份,RGMA拥有上述三家公司的股份,业务涉及购买原皮以至涂饰。我们与Carles Riba Antò在一次独家专访中讨论到这种至关重要的良性关系。

 

 

          
在机械房里,铬鞣蓝湿皮正等待复鞣,旁边是刚从转鼓里取出的染色皮。最大的转鼓最多可以容纳2500件原皮,最小的只可以容纳大约十二件,并会在大型生产展开前用作进行测试。

 

不容许出现失误:原皮经过仔细分类

 

货车每星期运送两至三次新的蓝湿皮作为皮革厂的储备,当中分为第一至第六六个选项。这些原皮分批堆积在「caballete」上,即传统的木制支架。首选的原皮是粒面精细的Entrefino皮革,主要用于奢侈皮具或服装,每平方米的价格可高达150欧元;等级较低的皮革会如常出售或作为「染色皮胚」出售,染色皮胚与蓝湿皮相等但比较干,在某些情况下有助上色。客户负责提出心仪的涂饰,例如可以决定着色和颗粒的多少。在工序结束前,一件原皮被分类约五次是很寻常的事,非常严格的筛选过程会考虑到尺寸、厚度和瑕疵这些因素,并会当作是成品去进行筛选。如何缺乏这个严格的筛选过程,皮革厂会冒着被客户拒收产品的风险,但已经付出了成本和生产时间,这样会对公司的盈亏造成影响。每一批皮革都附有追踪文件,当中记录了所有生产阶段、产品目的地、客户、颜色和生产编号。

 


原皮抵达后,团队会进行分类,将原皮分为第一至第六个选项。每一批皮革都附有追踪文件,当中记录了所有生产阶段、产品目的地、客户、颜色和生产编号。

 

五颜六色

实验室内,生产文件仔细排列在每周档案中并附有相关样品。当然,如今所有东西都数码化,但没有东西能够代替敏锐的双眼在灯箱里观察彩色涂饰,当中光的强度设定为与客户的要求匹配。但主要的时尚品牌会设定色调,告知自己所有的供货商有名的「主宰」颜色以保持产品一致。

所以,「我们每天都会在早上8:30到9:15跟技术、生产和销售团队开会,从前一天的染色环节中,在六个选项的原皮里各取一件并进行仔细检查,从而作出必要的调整,因为如今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是要管理每个颜色的少量产品。有时候会有客人订购用于制造服装的皮革,要求不少于18种颜色但订购数量少,每种颜色只要24到26件,并需要在三周内完成。」别忘了每种颜色使用的转鼓和涂饰机械必须完全干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公司使用小型的转鼓和测试配方,特别是在发布系列和举行时装秀期间。「我们放六到十二件原皮在里面,其他的最多可以放80件。」

 

     
技术人员从目前的生产过程中取出原皮样品以作出必要的颜色调整。主要的时尚品牌会向自己所有的供货商提供有名的「主宰」色调以保持产品一致。

 


在实验室内对皮革样品进行颜色测试。



每一天,经理和技术人员会开会检查前一天鞣制的皮革。

 

由于该皮革厂生产很多苯胺涂饰的皮革,这意味着表面涂饰要极薄,颜色要非常接近客户的要求。为了统一颜色和达到多数客户的要求,原皮会经过转动然后在组分里浸泡数小时,组分来自跨国企业如Stahl并符合Reach规定,这项关键法例旨在管理化学品市场。然后,会让原皮吸收油分以保持柔软度和防水性。其他皮革,例如用于编织的皮革需要较多的涂饰以维持统一的颜色。于是,皮革厂不断改动颜色和寻求解决方案。其中一个方法可能是把皮革染成浅一点的颜色,之后会比较容易染成深色,从而避免让涂饰负担超载,否则会不符合原来要求的颜色。另一个方法是生产稍微多一点的数量,为最终颜色不一致作好准备。

 

     
为了检测粒面中难以用肉眼察觉的瑕疵,原皮浸泡在蓝色的溶液Sortassist中,溶液由国际公司Stahl 生产。用于影响皮革柔软度的油以恒温储存。

 

采取非常耗费精力的质量控制过程以排除异常

交货周、客户、项目、色号、涂饰、厚度和观察...... 每一项操作都由条形码监测以实时追踪制造过程,然后相关数据会储存到内部定制的信息技术系统,员工也会人手填写追踪文件以参与追踪过程。有关湿度、水珠、干度的产品测试会在意大利或法国的实验室进行,并由当地的相关人员监测。

这项耗时和成本高昂的过程需要公司很多的人力,但同时让公司在顶尖奢侈品牌的眼里,从国际竞争中突围而出,这些品牌在产品和环境与社会标准方面的要求都较为严格。「有些客户直接从我们这里领取货品,我们也偏好这样的做法,因为如果发现问题,我们可以实时解决,这意味着不需要来来回回和运送物料,我们可以获得宝贵的时间以赶上交货期限。」为了解决环境问题,公司在现场建立了自己的废水处理厂,并由加泰罗尼亚的官方部门定期检查。这项投资取得成功,因为废水处理厂能够在市立废水处理厂处理废水前将废水洁净,而市立废水处理厂是按照废水的洁净程度向公司征税。

 

     
有些客户直接从工厂领取成革,意味着可以非常快速作出任何修正。这些原皮分批堆积在「caballete」上,即传统的木制支架,从蓝湿状态到成革。

 

从纳帕革到「纳帕化」

 

真正纯净、没有涂饰的产品变得稀有,因为这些皮革太脆弱,不适合日常使用。所以,为了满足需求,皮革厂提供五种纳帕涂饰,并采用各种厚度的Entrefino羔羊皮以迎合服装、鞋履、皮具和手套制造的市场。

与浸渍羊皮相似,这种平滑而且非常精细的全粒面皮革特别柔软,皮革经过纺前染色但多亏表面处理所以非常耐抗。最纯净、没有任何瑕疵的纳帕革是预留给苯胺涂饰,其底涂层就是着色的部分并呈透明,因为涂料在水中被大幅稀释了。这种皮革比半苯胺或涂料皮革脆弱,拥有一层涂料或保护膜,有些客户要求添加一点亮漆以固定颜色和确保皮革耐摩擦。

另一项任务是要分辨羔羊皮的两种打磨状况。在粒面上,磨砂纳帕革需要无瑕的原皮,比绒面纳帕革需要较高的质量,而绒面纳帕革是肉面经过打磨。皮革厂的技术人员甚至会使用「纳帕化」一词,在他们的术语中意思是纳帕革准备好可以两面使用,这在没有内衬的衣服和手袋上可见。

 

     
 

 

美容

 

经过染色和加脂的皮革一旦离开了浸泡盆就会在露天地方晾干、固定在输送带上,从工厂的地面弯曲延伸至天花板,或根据预期的彩色涂饰,谨慎地把原皮放在经过消毒和加热的托盘上,一件紧靠着一件,形成波浪形像一条毛毛虫。然后,在成品车间内,负责人员一件一件地处理原皮,当中采用的方式与美容院相似,团队加倍小心处理皮革。个人审美对于操作BarniniCartigliano的机器而言非常重要。修饰过程包括打开原皮的毛孔、打磨粒面、拉伸原皮让它更柔软、分开原皮让它更薄、烫平原皮、添加亮漆以固定颜色、利用喷雾上色、涂抹油分让皮革带有光泽......

 


固定在输送带上,从工厂的地面弯曲延伸至天花板,有些原皮则在露天地方晾干。

 


根据预期的彩色涂饰,谨慎地把原皮放在经过消毒和加热的托盘上,一件紧靠着一件,形成波浪形像一条毛毛虫。

 

Riba Guixà的皮革来日会增强顶尖奢侈品牌的产品系列。在未来数年,皮革厂将迎来其他与结构和财务有关的投资项目,从而拥抱行业的未来──「将经历革命」Carlos Riba Antò提醒,公司准备好在行业的核心位置迎接环境、社会和道德挑战(阅览我们的独家专访)。

明天从今天开始。

 

公司的相关数字

量:每年100万件原皮;西班牙最大的Entrefino 羔羊皮皮革厂
营业额的地理分布:80%出口
营业额分布(按产品用途分类):成衣50%、皮具50%
营业额:2400万欧元
雇员人数:120名
合作客户:LVMH、Hermès、Kering
价格政策:首选皮革每平方米介乎90150欧元;次选皮革每平方米介乎2565欧元,根据皮革的特征而定

 

     
皮革厂聘用120名员工。男性和女性都可以担当皮革工匠。Riba Guixà每年加工100万件原皮,其中80%是出口。

 

由Juliette Sebille撰写,撷取自杂志Leather Fashion Design

照片© Corinne Jamet

标签:
相关文章
留言
留言
0 个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