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 subscription
Product Enquiry
0
Riba Guixà皮革厂总监Carlos Riba Antò坚定面对未来
| 17 March 2020

一切始于1930年代,当时Carlos的祖父是皮革厂长的儿子,也就是Carlos的曾祖父创立了Riba Guixà皮革厂,当中采用植物单宁,并专门制造手套。公司其后也制造成衣,并成为顶尖的Entrefino羔羊皮生产商。来到第四代,Carlos Riba Antò负责管理家族企业,并向LVMH集团出售股分。这项策略说明了皮革业正如何转变,商家为有潜力和专门技能的公司提供资金以投入社会和环境领域,同样重要的是巩固其业务的竞争力。我们与坚定面对未来的总监见面。

 

 


公司总监兼家族第四代传人Carlos Riba Antò(中)与两位兄弟。Kiko(左)销售总监,Joan(右)是技术总监。

 

你们如何走近LVMH

奢侈品集团非常关注保障物料供应的问题。价值链从农民开始,然后包括屠宰场、原皮储备和加工(鞣前准备工作和鞣制)。如同目前的一些领域,制革业没有利润,相比其他行业平均有20至30%的毛利率,这解释了为甚么在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有很多皮革厂倒闭。很困难去处理这样的情况,我们要学会适应。在过去20到30年,如果我们撇除服务汽车业的大型皮革厂,大部分皮革厂是家族经营的中小企业。我在1997年开始工作,当时西班牙有几十家皮革厂,整个行业雇用25,000人,相比如今的1,900人。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法国。所有知名皮革厂──AnnonayRouxDupuyHaasRichardBodin Joyeux现在都隶属集团,不然他们已经无法生存。我们很难去创造利润,因为原皮的价格、制造过程长、材料的质量等等......我们需要有稳定的原皮产量,并且以现金付款,我们与原皮卖家之间是没有信贷额度。我们要支付庞大的原皮储备,但我们没有足够的财务能力。这是其中一个原因为甚么主要集团收购皮革厂的股份,是为了保障他们的供应链和确保符合生产标准。

 

奢侈品集团对皮革的质量有甚么规定

品牌非常认真和睿智,并希望达到完全合规:从动物的福祉,包括屠宰状况,以至皮革的生产过程。当一个非常昂贵的手袋开始发售,品牌必须确保所有的供货商合规。试想想我们可以生产100件原皮,但品牌要从我们工厂购买200件,但我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生产,于是我们从世界各地的皮革厂购入另外的100件,这是不可原谅的行为,分包商也是同样的道理。所以,主要品牌倾向投资在最优秀的皮革厂如Riba Guixà,皮革工作小组Intertech定期审核这些皮革厂,公司本身也仍然会监测生产状况。主要品牌关注质量、安全和合规并要求我们与这些价值观保持一致,这是一件很正面的事!

 


实验室准备了来自跨国企业如Stahl的组分,组分符合Reach规定,这项关键法例旨在管理化学品市场。

 

你们预计公司未来数年会面临那些主要挑战

在未来数年,我们预计制革业会出现革面性的改变,只有具生态责任的皮革厂会存活,因为你需要有一定的能力才能坚持下去。在Riba Guixà,我们有一名管制生产的工程师和一名采购经理,而小型皮革厂如果没有足够的组织能力或财务能力有可能会消失。我们地区最近有三或四家皮革厂倒闭,当中最小规模的雇有10到15名员工。

如今我们正在面对这个市场上的顶尖品牌,处于需要庞大产量的奢侈品或零售领域,小型皮革厂应付不了,所以他们的客户离开了。中档市场只有少数的公司,可能是一些价格相对亲民的美国品牌,但他们有非常严格的标准,意味着皮革厂要经过审核以获取认证...... 这些因素会自然筛选出合适的皮革厂。

 


未加工的Entrefino羔羊皮在抵达皮革厂前已经过仔细的检查,贸易公司Penades在离开屠宰场前进行首次的筛选,然后将原皮运送到AdobinveAdobinve专门为第三方提供蓝湿皮。在这个阶段,「他们已经可以检测到颗粒、瑕疵或丢掉混进Entrefino羊皮中的美丽诺羔羊皮。」在这个垂直整合的生循环中,公司已制定整个价链以保障供应。201512月,家族企业RGMALVMH集团出售股份,RGMA拥有上述三家公司的股份,业务涉及购买原皮以至涂饰。

 

你们预期与奢侈品集团结盟会有那些益处?

从工序方面来看,与集团的关系变得更开放,他们希望拥有权利去了解谁参与了生产链、员工的工作状况、采用的化学品等等......除此之外,这样的革命性改变也会发生在能源优化的范畴上──电力、燃气和水。我们需要成功生产同等的数量,但同时每平方米消耗较少的能源。这意味着要投资。今天早上,你们来到的时候,我们正好在讨论要改变我们的废水处理系统,我们考虑明年购入太阳能电板。我们未来两到三年的中期目标是减少生产过程的能源消耗量,这是基于经济还有环境原因。我们也要学会向客户传递这个信息。为了这个目标,我们正采用关键绩效指标去计算公司在减少能源消耗的成效。

当一个消费者在Louis VuittonHermèsChanel购买一个手袋,这不只是价格的问题。这意味着,奢侈品业务是一项社会业务,这些公司的员工薪水高,他们会交税;同一个生产链的供货商和他们的员工至少赚取最低工资,他们也会交税,并且在良好的环境下工作。在一个价值2000到3000的手袋背后,奢侈品牌给价值观系统赋予生命。如果我们买一个价值100欧元的手袋,我们可以猜想制造它的人赚取不了体面的薪水,这是能算出来的。

 

             
皮革厂于两年前采用自己的废水处理厂,并计划购入太阳能电板。

 

更确切一些,自2015年,你们看到公司在获LVMH收购股份后有甚么变化?

我们仍然是公司的大股东,LVMH集团可以依靠我们已有运作团队的专门技能,我们的股东为我们带来战略愿景,对市场有更充分的了解。它的目标不是打造一家孤立运作和拥有独有供货商的皮革厂,这样会使皮革厂失去它的竞争优势。非常重要的是,工厂要拥有一些客户,这些客户分别有不同的专长和需要。

有时候在家族企业中我们不会对自己有足够的要求,接受外来伙伴的考验是一件好事。我们看得到投资回报率,我们不能继续像过去十年般工作,我们必须更高效,这意味着要投资。集团内一直有很多的项目──有明确的策略,负责人员只致力于相关项目,而我们却经常要处理营运上的问题。有时候被一些未曾在家族公司工作的人教导会不舒服,但往往他们说的话都是对的!

考虑未来、落实项目是非常重要的事,像我们跟为公司提供Entrefino羔羊皮的瓦伦西亚供货商Penades合作,我们在这家公司占有50%的股份。

 


向LVMH集团出售股份的Riba Guixà每年营业额共2400万欧元,一些奢侈品牌都是它的客户,公司正作好准备迎接未来的环境、社会和道德挑战。

 

你们采用甚么手段去改善Entrefino羔羊皮的质量?

改善原皮质量是至关重要的问题:牲畜福祉、屠宰过程和为牲畜提供更好的生活都意味着更好质量的肉和原皮。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皮革和原皮贸易商需要财政援助。西班牙的气候非常恶劣,牲畜在冬天饱受痛苦,因为气温可以降至零下,但夏天的气温可以升至摄氏40至45度,我们要把牠们的棚维持在恒温状态、确保卫生状况良好、提供水源、喂饲优质的食物等等......我们有施加压力的方式,并且不会购买不符合以上所有条件的原皮。

我们在生产链的上游部分仍然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我们也要保护物种,有时候混合物种配对会令物种恶化。农民设法拥有最大的牲畜,因为肉类是按重量出售,所以他们以混种的方式饲养出比较重的牲畜。至于羔羊,羔羊皮的价值很高,占其售价15%。但如果屠宰场不向农民购买原皮,还有谁会购买?我们测试了300只牲畜,他们的肉质非常好,皮革的质量总体来说也好,但问题是要把这类牲畜以更大的生产规模推出市面。我们要寻找合适的伙伴,他们不会只考虑价格,还有提高消费者的意识,让他们了解甚么是好、甚么是不好。

 

有关RGMA Riba Guixà和原皮相关服务公司的数据

股东:自2015年12月,Riba家族(大股东)和LVMH集团(少数股东)。
公司:Riba Guixà(100%)--制革活动,从蓝湿法以至涂饰;Adobinve(与Russo di Casandrino和Chanel共同持有)-蓝湿皮;Penades(持股)-原皮贸易商。

 

由Juliette Sebille撰写,撷取自杂志Leather Fashion Design magazine.

照片© Corinne Jamet

 

标签:
相关文章
留言
留言
0 个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