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 subscription
Product Enquiry
0
畜牧业对环境来说并不坏
Mike Redwood | 07 November 2019

气候变化的科学观点很难懂,我听说世界上大概只有十多个人真正完全理解。教授Harry Collins在他的著作《Are We Are All Scientific Experts Now?》里,用一个同心圆图非常清楚地解释了这样的状况,他称之为「目标图」。他界定中间的核心群组为知识渊博的专家,环外的是对主题感兴趣的人如压力团体、评论员和记者,他们理解部分的内容,懂得越少的离中心越远。Harry Collins说,最远离中心的人最能清楚地表达相关内容,因为他们不会费心理解主题,只会专注在自己打算提倡的观点。

 


目标图,《Are We Are All Scientific Experts Now?》

 

不幸地,皮革业内人士都非常清楚,很多有影响力的记者都处于外环,并在其中一些最佳的报章上撰写意义深远的「社论对页版」文章。他们选择以明确的措辞去解释事情,不接受细微差别。

于是我们一直看到有大量的文章涌现,把气候变化的责任归咎于牛只。这样的现象从2006年开始,当时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发表了名为《畜牧业的巨大阴影》的报告,审视畜牧业对环境的影响。为了尽量争取关注,当时的新闻稿标题提出畜牧业带来的影响比交通运输大。

 

针对该报告的审查很快就发现当中的计算并不正确,有关交通运输的排放量遗漏计算庞大的范围。目前美国和英国交通运输的排放量都是27-28%,畜牧业则是3-4%。粮农组织最后非常尴尬,因为该报告实际上谴责了全球约10亿的自给农民,他们依赖畜牧业但没有使用肥料、花俏的饲料和水,也从不砍伐树林。分析报告的人员包括Simon Fairlie(《Meat a Benign Extravagance》的作者)和加州的学术专家Frank Mitloehner等。

 

不过,素食和动物权益团体已经跟进这项报告,设计师如Stella McCartney和其他在时尚行业举足轻重的人物如今也仍然广泛引用报告。在巴黎举行的气候大会上还指出,化石燃料公司当时资助了相关的研究,但要求发表报告时不用提及其提供财政资助。而研究人员撰写的社论对页版文章也反映了相似的态度。David Fairlie写道他看见有人蓄意尝试把气候变化的责任推卸到畜牧业,而畜牧业千年来为稳定的地球生命周期作出贡献并远离化学燃料,我们是在工业革命展开时才开始广泛使用化学燃料。

我们应该留意几个要点。畜牧业排放少于5%的温室气体,当中不包括长期草地的碳封存,也没有考虑到甲烷的排放量是可以通过微小的饮食改变而大大减少。

正如前文提到,美国交通运输的排放量事实上是28%,发电同样也是28%,工业则是22%,所以你可以很快地看到那些方面必须作出改变。英国的数据也非常相似,只不过工业的排放量是17%。

 

这三个范畴固然会制造二氧化碳,这种温室气体是首要的问题,因为它会在大气层停留1000年。有人指责牛只排放的甲烷比二氧化碳糟糕26倍,但事实上在分解成为天然碳循环的一部分之前,甲烷只会在大气层停留10年。来自Mitloehner的网页的示意图清楚解释了上述情况。

 

 

只有在数目大量增加时,牛只才可以被指责,但是在主要市场如美国和欧洲,数目已经在下降,因为我们有效地从比较少的动物身上获取所需要的肉类和乳制品。一份来自爱丁堡大学和苏格兰农业学院的论文提出,巴西的草原曾经需要更多的牛只(维持停止砍伐树林是很重要的事),因为改良草原吸收的二氧化碳数量远比牛只制造的甲烷多。甲烷数量目前若有任何增长,似乎大多是来自天然气,当中包括水力压裂法。俄罗斯、利比亚和大部分的中东地区都无法或不愿意计算和公布相关资料,美国也刚同意减少投放精力在计算资料,是川普热衷于化石燃料的表现之一。尽管如此,目前已有的资料似乎也不会引起争议。

印度的牲口数目固然有增长,我们不知道素食和动物权益团体会采取什么行动,但当地不是完全为了获取肉类而饲养这些动物。

标签:
留言
留言
0 个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