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 subscription
Product Enquiry
0
我们敢冒着失去原皮的风险吗?
Mike Redwood | 20 May 2019

如今我们经常听到有关原皮被丢弃的消息,首先是听到新西兰的原皮被丢弃,之后是拉丁美洲的原皮,然后是英国的绵羊皮,如今居然是美国所有地方的原皮。我最近看到的消息是来自一篇有关埃塞俄比亞的文章,当地皮革厂责备当局禁止出口部分加工皮革,这无疑暗示了次等原皮的需求下降。

回想起当初Bob Higham(你可能会记得他在APLF和ACLE成立很久之前担任Leather International的编辑)和我花了一些时间去思考最底端的5至10%的原皮有什么其他用途,并认为把这些原皮制造成皮革的成本太高,皮革的售价也抵不上成本。我们当时着眼于肠衣和明胶,也花了挺多时间和金钱去其他地方探索,但一直都没有找到能带来商机或非常吸引业界的方法。

一部分原因是皮革的需求一直大致符合供应量,另一部分大概是愚昧——为什么皮革厂害怕采取战略性的营销手法,这也是为什么Bob Higham和我的底端5%的概念不被接受。行业反而认为供应量不多容易导致达不到的需求,并干扰价格平衡,皮革厂就是在这个平衡中拼命保住非常少的利润。但如今供求之间的平衡似乎被打破了,这正是很多促使Leather Naturally成立的行内人士所害怕的,他们预料了往后会出现很多影响着需求的问题。

如果停止销售某些等级的原皮会发生什么状况?
自肉类行业实行工业化以应付持续增长的城市人口,大部分原皮都是以拍卖的方式从屠宰场落入皮革厂的手中。近年随着以上状况结束,皮革厂开始直接与屠宰场联系或通过原皮经销商以获取他们想要的某些种类和等级的原皮。我们目前一定要问一个问题,如果停止销售某些等级的原皮,供应链会发生什么状况?

纯粹以皮革厂为中心来看,皮革厂的数目会变得太多,这早已导致行业的某些部分出现问题,皮革廠的作用是甚麼?(1)某程度上涵盖了这些问题。宏观一点来看,我们必须考虑长远而言如何处理这些多余的原皮。这些原皮目前位于堆填区,因为除了皮革业,原皮并没有其他的出口,这是一直以来的必然现象。所以对某些工厂而言,填埋只不过是如今最便宜的选择。但不应该认为如果皮革厂不购买这些原皮,就可以把填埋视为长期的解决方法。

原皮被屠宰场定义为不可食用的产品,这类产品包括血液、内脏(肠脏)、毛发、骨头、脂肪,还有原皮,虽然传统上有些部位会直接用来喂饲猪只,但这类产品其实是不可以立即食用,并会输入到宠物食物、化妆品、生物燃料、动物饲料和油脂化学品行业。原皮经常被形容为「从有机原料如天然油和动物脂肪中获得的材料,并具备可持续和高效的特质,是很多石化产品的替代品」,并被应用于农业、化妆品、药物和食物。

原皮基本上是胶原蛋白混合脂肪和一些其他的物料,可以尝试把它用于制造肠衣和明胶,虽然看似浪费,但其实一直都有这样的需求。尽管也会经常利用整块猪皮,但目前惯常只使用未经加工和已浸灰的边角料或多余的二层皮来制造明胶。

由于从来没有在不计算皮革用途的情况下测试以上方法,还有从原皮中提取其他化学物如透明质酸(在化妆品行业中是非常重要的元素,能用于补充皮肤水分)所带来的经济收益,所以目前没有为被制革业丢弃的原皮建立供应链,而弃置在堆填区是首选的处理方法。

近年制革业一直表示被弃置的原皮数量庞大,所以如果皮革厂持续不能够采用某些等级的原皮,新的供应链必定会出现,而且会有一套不同的经济措施开始应用于原皮行业。至于这个供应链是由屠宰厂还是原皮经销商发起,我们还得拭目以待,但把原皮丢弃的情况不会持续下去。

新的行业是否会与皮革争夺质量较好的原皮?
如果一个新的行业成立了,并从皮革业中把某些原皮带走以作其他用途,就会建立了新的经济和技术网络,后果必然是无法预测的。可以保证新的行业比皮革业更可靠和稳定吗?到时候会不会与皮革业争夺质量较好的原皮?我们肯定不能假设开发了其他用途的原皮在等级和价格方面会跟我们的要求完全吻合。

毫无疑问,更好的做法肯定是由皮革业直接从屠宰场拿走所有的原皮,并自行想出解决方案。首先,最好是非常有创意的方法,并确保所有原皮最终都能制成成革。地球不能失去制革时所用的可持续资源,制革厂也必须承认自己在把大量次等原皮制造成外表像塑胶的商品时,对环境造成了很大的破坏。

如果有些原皮是不会用来制造皮革,皮革厂就应该计划重新定义「加工原皮」这门事业。跳出把原皮浸湿然后烘干的旧有加工方式,真的去寻找最佳的方法,在保护环境的同时让行业能够处理所有的原材料,但不一定要把材料制造成皮革。我们需要利用原皮来制造皮革,也应该致力避免让处理原皮的新供应网络在不受我们的控制下建立起来。
 

标签:
相关文章
留言
留言
0 个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