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 subscription
Product Enquiry
0
畜牧業對環境來說並不壞
Mike Redwood | 07 November 2019

氣候變化的科學觀點很難懂,我聽說世界上大概只有十多個人真正完全理解。教授Harry Collins在他的著作《Are We Are All Scientific Experts Now?》裡,用一個同心圓圖非常清楚地解釋了這樣的狀況,他稱之為「靶心圖表」。他界定中間的核心群組為知識淵博的專家,環外的是對主題感興趣的人如壓力團體、評論員和記者,他們理解部分的內容,懂得越少的離中心越遠。Harry Collins說,最遠離中心的人最能清楚地表達相關內容,因為他們不會費心理解主題,只會專注在自己打算提倡的觀點。


The target diagram

 

不幸地,皮革業內人士都非常清楚,很多有影響力的記者都處於外環,並在其中一些最佳的報章上撰寫意義深遠的「社論對頁版」文章。他們選擇以明確的措辭去解釋事情,不接受細微差別。

於是我們一直看到有大量的文章湧現,把氣候變化的責任歸咎于牛只。這樣的現象從2006年開始,當時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發表了名為《畜牧業的巨大陰影》的報告,審視畜牧業對環境的影響。為了儘量爭取關注,當時的新聞稿標題提出畜牧業帶來的影響比交通運輸大。

 

針對該報告的審查很快就發現當中的計算並不正確,有關交通運輸的排放量遺漏計算龐大的範圍。目前美國和英國交通運輸的排放量都是27-28%,畜牧業則是3-4%。糧農組織最後非常尷尬,因為該報告實際上譴責了全球約10億的自給農民,他們依賴畜牧業但沒有使用肥料、花俏的飼料和水,也從不砍伐樹林。分析報告的人員包括Simon Fairlie(《Meat a Benign Extravagance》的作者)和加州的學術專家Frank Mitloehner等。

 

不過,素食和動物權益團體已經跟進這項報告,設計師如Stella McCartney和其他在時尚行業舉足輕重的人物如今也仍然廣泛引用報告。在巴黎舉行的氣候大會上還指出,化石燃料公司當時資助了相關的研究,但要求發表報告時不用提及其提供財政資助。而研究人員撰寫的社論對頁版文章也反映了相似的態度。David Fairlie寫道他看見有人蓄意嘗試把氣候變化的責任推卸到畜牧業,而畜牧業千年來為穩定的地球生命週期作出貢獻並遠離化學燃料,我們是在工業革命展開時才開始廣泛使用化學燃料。

我們應該留意幾個要點。畜牧業排放少於5%的溫室氣體,當中不包括長期草地的碳封存,也沒有考慮到甲烷的排放量是可以通過微小的飲食改變而大大減少。

正如前文提到,美國交通運輸的排放量事實上是28%,發電同樣也是28%,工業則是22%,所以你可以很快地看到那些方面必須作出改變。英國的資料也非常相似,只不過工業的排放量是17%。

這三個範疇固然會製造二氧化碳,這種溫室氣體是首要的問題,因為它會在大氣層停留1000年。有人指責牛只排放的甲烷比二氧化碳糟糕26倍,但事實上在分解成為天然碳迴圈的一部分之前,甲烷只會在大氣層停留10年。來自Mitloehner的網頁的示意圖清楚解釋了上述情況。

 

 

只有在數目大量增加時,牛只才可以被指責,但是在主要市場如美國和歐洲,數目已經在下降,因為我們有效地從比較少的動物身上獲取所需要的肉類和乳製品。一份來自愛丁堡大學和蘇格蘭農業學院的論文提出,巴西的草原曾經需要更多的牛只(維持停止砍伐樹林是很重要的事),因為改良草原吸收的二氧化碳數量遠比牛只製造的甲烷多。甲烷數量目前若有任何增長,似乎大多是來自天然氣,當中包括水力壓裂法。俄羅斯、利比亞和大部分的中東地區都無法或不願意計算和公佈相關資料,美國也剛同意減少投放精力在計算資料,是川普熱衷於化石燃料的表現之一。儘管如此,目前已有的資料似乎也不會引起爭議。

印度的牲口數目固然有增長,我們不知道素食和動物權益團體會採取什麼行動,但當地不是完全為了獲取肉類而飼養這些動物。

Tags:
COMMENT SECTION
COMMENT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