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 subscription
Product Enquiry
0
中文(台灣)
中文(中国)
Riba Guixà皮革廠總監Carlos Riba Antò堅定面對未來
| 17 March 2020

一切始於1930年代,當時Carlos的祖父是皮革廠長的兒子,也就是Carlos的曾祖父創立了Riba Guixà皮革廠,當中採用植物單寧,並專門製造手套。公司其後也製造成衣,並成為頂尖的Entrefino羔羊皮生產商。來到第四代,Carlos Riba Antò負責管理家族企業,並向LVMH集團出售股分。這項策略說明了皮革業正如何轉變,商家為有潛力和專門技能的公司提供資金以投入社會和環境領域,同樣重要的是鞏固其業務的競爭力。我們與堅定面對未來的總監見面。

 

 


公司總監兼家族第四代傳人Carlos Riba Antò(中)與兩位兄弟。Kiko(左)銷售總監,Joan(右)是技術總監。

 

你們如何走近LVMH

奢侈品集團非常關注保障物料供應的問題。價值鏈從農民開始,然後包括屠宰場、原皮儲備和加工(鞣前準備工作和鞣製)。如同目前的一些領域,製革業沒有利潤,相比其他行業平均有20至30%的毛利率,這解釋了為甚麼在法國、西班牙和意大利有很多皮革廠倒閉。很困難去處理這樣的情況,我們要學會適應。在過去20到30年,如果我們撇除服務汽車業的大型皮革廠,大部分皮革廠是家族經營的中小企業。我在1997年開始工作,當時西班牙有幾十家皮革廠,整個行業僱用25,000人,相比如今的1,900人。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法國。所有知名皮革廠──AnnonayRouxDupuyHaasRichardBodin Joyeux現在都隸屬集團,不然他們已經無法生存。我們很難去創造利潤,因為原皮的價格、製造過程長、材料的品質等等......我們需要有穩定的原皮產量,並且以現金付款,我們與原皮賣家之間是沒有信貸額度。我們要支付龐大的原皮儲備,但我們沒有足夠的財務能力。這是其中一個原因為甚麼主要集團收購皮革廠的股份,是為了保障他們的供應鏈和確保符合生產標準。

 

奢侈品集團對皮革的品質有甚麼規定

品牌非常認真和睿智,並希望達到完全合規:從動物的福祉,包括屠宰狀況,以至皮革的生產過程。當一個非常昂貴的手袋開始發售,品牌必須確保所有的供應商合規。試想想我們可以生產100件原皮,但品牌要從我們工廠購買200件,但我們沒有足夠的能力去生產,於是我們從世界各地的皮革廠購入另外的100件,這是不可原諒的行為,分包商也是同樣的道理。所以,主要品牌傾向投資在最優秀的皮革廠如Riba Guixà,皮革工作小組Intertech定期審核這些皮革廠,公司本身也仍然會監測生產狀況。主要品牌關注品質、安全和合規並要求我們與這些價值觀保持一致,這是一件很正面的事!

 


實驗室準備了來自跨國企業如Stahl的組分,組分符合Reach規定,這項關鍵法例旨在管理化學品市場。

 

你們預計公司未來數年會面臨那些主要挑戰

在未來數年,我們預計製革業會出現革面性的改變,只有具生態責任的皮革廠會存活,因為你需要有一定的能力才能堅持下去。在Riba Guixà,我們有一名管制生產的工程師和一名採購經理,而小型皮革廠如果沒有足夠的組織能力或財務能力有可能會消失。我們地區最近有三或四家皮革廠倒閉,當中最小規模的僱有10到15名員工。

如今我們正在面對這個市場上的頂尖品牌,處於需要龐大產量的奢侈品或零售領域,小型皮革廠應付不了,所以他們的客戶離開了。中檔市場只有少數的公司,可能是一些價格相對親民的美國品牌,但他們有非常嚴格的標準,意味着皮革廠要經過審核以獲取認證...... 這些因素會自然篩選出合適的皮革廠。

 


未加工的Entrefino羔羊皮在抵達皮革廠前已經過仔細的檢查,貿易公司Penades在離開屠宰場前進行首次的篩選,然後將原皮運送到AdobinveAdobinve專門為第三方提供藍濕皮。在這個階段,「他們已經可以檢測到顆粒、瑕疵或丟掉混進Entrefino羊皮中的美麗諾羔羊皮。」在這個垂直整合的生循環中,公司已制定整個價鏈以保障供應。201512月,家族企業RGMALVMH集團出售股份,RGMA擁有上述三家公司的股份,業務涉及購買原皮以至塗飾。

 

你們預期與奢侈品集團結盟會有那些益處?

從工序方面來看,與集團的關係變得更開放,他們希望擁有權利去了解誰參與了生產鏈、員工的工作狀況、採用的化學品等等......除此之外,這樣的革命性改變也會發生在能源優化的範疇上──電力、燃氣和水。我們需要成功生產同等的數量,但同時每平方米消耗較少的能源。這意味着要投資。今天早上,你們來到的時候,我們正好在討論要改變我們的廢水處理系統,我們考慮明年購入太陽能電板。我們未來兩到三年的中期目標是減少生產過程的能源消耗量,這是基於經濟還有環境原因。我們也要學會向客戶傳遞這個信息。為了這個目標,我們正採用關鍵績效指標去計算公司在減少能源消耗的成效。

當一個消費者在Louis VuittonHermèsChanel購買一個手袋,這不只是價格的問題。這意味着,奢侈品業務是一項社會業務,這些公司的員工薪水高,他們會交稅;同一個生產鏈的供應商和他們的員工至少賺取最低工資,他們也會交稅,並且在良好的環境下工作。在一個價值2000到3000的手袋背後,奢侈品牌給價值觀系統賦予生命。如果我們買一個價值100歐元的手袋,我們可以猜想製造它的人賺取不了體面的薪水,這是能算出來的。

 

             
皮革廠於兩年前採用自己的廢水處理廠,並計劃購入太陽能電板。

 

更確切一些,自2015年,你們看到公司在獲LVMH收購股份後有甚麼變化?

我們仍然是公司的大股東,LVMH集團可以依靠我們已有運作團隊的專門技能,我們的股東為我們帶來戰略願景,對市場有更充分的了解。它的目標不是打造一家孤立運作和擁有獨有供應商的皮革廠,這樣會使皮革廠失去它的競爭優勢。非常重要的是,工廠要擁有一些客戶,這些客戶分別有不同的專長和需要。

有時候在家族企業中我們不會對自己有足夠的要求,接受外來伙伴的考驗是一件好事。我們看得到投資回報率,我們不能繼續像過去十年般工作,我們必須更高效,這意味着要投資。集團內一直有很多的項目──有明確的策略,負責人員只致力於相關項目,而我們卻經常要處理營運上的問題。有時候被一些未曾在家族公司工作的人教導會不舒服,但往往他們說的話都是對的!

考慮未來、落實項目是非常重要的事,像我們跟為公司提供Entrefino羔羊皮的瓦倫西亞供應商Penades合作,我們在這家公司佔有50%的股份。

 


向LVMH集團出售股份的Riba Guixà每年營業額共2400萬歐元,一些奢侈品牌都是它的客戶,公司正作好準備迎接未來的環境、社會和道德挑戰。

 

你們採用甚麼手段去改善Entrefino羔羊皮的質量?

改善原皮質量是至關重要的問題:牲畜福祉、屠宰過程和為牲畜提供更好的生活都意味着更好質量的肉和原皮。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皮革和原皮貿易商需要財政援助。西班牙的氣候非常惡劣,牲畜在冬天飽受痛苦,因為氣溫可以降至零下,但夏天的氣溫可以升至攝氏40至45度,我們要把牠們的棚維持在恆溫狀態、確保衛生狀況良好、提供水源、餵飼優質的食物等等......我們有施加壓力的方式,並且不會購買不符合以上所有條件的原皮。

我們在生產鏈的上游部分仍然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我們也要保護物種,有時候混合物種配對會令物種惡化。農民設法擁有最大的牲畜,因為肉類是按重量出售,所以他們以混種的方式飼養出比較重的牲畜。至於羔羊,羔羊皮的價值很高,佔其售價15%。但如果屠宰場不向農民購買原皮,還有誰會購買?我們測試了300隻牲畜,他們的肉質非常好,皮革的質量總體來說也好,但問題是要把這類牲畜以更大的生產規模推出市面。我們要尋找合適的伙伴,他們不會只考慮價格,還有提高消費者的意識,讓他們了解甚麼是好、甚麼是不好。

 

有關RGMA Riba Guixà和原皮相關服務公司的數據

股東:自2015年12月,Riba家族(大股東)和LVMH集團(少數股東)。
公司:Riba Guixà(100%)--製革活動,從藍濕法以至塗飾;Adobinve(與Russo di Casandrino和Chanel共同持有)-藍濕皮;Penades(持股)-原皮貿易商。

 

由Juliette Sebille撰寫,擷取自雜誌Leather Fashion Design magazine.

照片© Corinne Jamet

 

Tags:
RELATED ARTICLES
COMMENT SECTION
COMMENTS
0 comments